栏目导航

企业文化

弘扬“两弹一星”精力 勇攀航天科技顶峰

更新时间: 2021-08-28

  【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弘扬“两弹一星”精力 勇攀航天科技顶峰

  20世纪50年代,面对帝国主义的核要挟、核敲诈,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审时度势,高瞻远瞩,武断决议研制原子弹、导弹、人造地球卫星。

  1964年10月16日,在中国西部大漠深处升起的蘑菇云震惊世界,我国第一颗原枪弹爆炸成功;1967年6月17日,我国第一颗氢弹试验成功,实现了核技术的又一次奔腾;1970年4月24日,我国胜利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一曲《东方红》响彻寰宇。至此,我国跻身少数独破控制核技术和空间技术的国家,并在某些要害技巧范畴走在世界前列。现在,“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自给自足、艰苦奋斗,鼎力协同、敢于登攀”的“两弹一星”精神已经成为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的主要组成局部。

  东方巨响震惊寰宇

  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西海镇金银滩草原是我国第一个核兵器研制、实验跟出产基地。这里均匀海拔3100米,气压低,氧气粘稠,开水只有八十多摄氏度,烧饭半生不熟,年平均气温不到零摄氏度,一年里有八九个月要穿棉衣。基地建设是在我国处于三年天然灾祸的情形下进行的,最艰苦的时候,主管部分组织大家开荒种地、打鱼,弥补生活资源,保障基地建设顺利进行。经由举国高低的独特尽力,一个水、电、暖、路齐备,集科研、生产、生涯为一体的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在草原上拔地而起。

  在新疆,有一个神秘的处所,它的面积相称于一个江苏省,但在舆图上却没有标示,这里是我国最早的也是独一的核试验基地——马兰,由于紧邻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的罗布泊,因而也叫罗布泊核试验场。为了伟大的事业,一批批科研人员“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小”,在“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千里无人烟、风吹石头跑”的大漠环境中一干就是一辈子。

  在建设初期,毛泽东同道和党中心旗号赫然地提出“自食其力为主,争夺外助为辅”的方针,保持不搞配合、不搞共有、不受制于人。在茫茫无际的戈壁荒野,在人迹罕至的深山峡谷,老一辈科学家用一张书桌、一把计算尺、一块黑板、一颗炽热的心、一个不知疲惫的大脑日复一日进行计算,发明了令世界瞩目标科技奇观。

  事实证实,中国人的运气必需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1959年6月,苏联单方面撕毁技术协议、撤回全部专家、带走全体材料、结束所有支援。有人坐视不救地断言:中国的核产业已受到“覆灭性打击”,中国核工业已“处于技术真空状况”,中国“二十年也搞不出原子弹来”。可大家当时抱定一个信心,没有专家靠大家,必定要依附自己的气力闯过技术关,早日试制出“争气弹”。

  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第一颗氢弹试验成功,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成功……“两弹一星”的成功,是我国航天事业发展征程中的重要里程碑,更是新中国矗立于世界东方的宣言书。在这一过程中构成的“两弹一星”精神,鼓励和鼓励着一代又一代科研工作者不忘初心,勇攀高峰。

  伟大事业孕育伟大精神

  “热爱祖国、忘我贡献”的家国情怀是“两弹一星”精神最娇艳的底色。在国度最须要的时刻,一大量优良的科技工作者,包含很多在国外已有出色成绩的科学家,怀着对新中国的满腔酷爱,义无反顾地投身到这一神圣而巨大的事业中来。

  “我的事业在中国,我的成就在中国,我的归宿在中国。”“两弹一星”功臣钱学森在人生高光时刻断然毅然回到祖国,投身到国防科技事业之中。

  “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邓稼先在美国取得博士学位9天后便拒绝了老师和同窗的挽留,决然决定回到祖国。在接收原子弹研制义务时,妻子问他“去哪”“做什么”“去多久”?他持续答复了三个“不能说”,从此在试验场一干就是8年。

  “两弹一星”元勋王淦昌来到高原工作的时候已经54岁,为了保密,他为自己取名“王京”,隐姓埋名在基地整整工作了17年。

  于敏、王大珩、王希季、朱光亚、孙家栋、任新民、吴自良、陈芳允、郭永怀……这些名字中,有些咱们熟习,有些或者生疏,然而他们的故事与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牢牢相连。

  “白手起家、艰难斗争”的风格是“两弹一星”精神的实质。据导弹总体设计专家、中国迷信院院士刘宝镛回想,我国导弹事业起步时代,还不电子计算机。科技职员只能用简陋的手摇计算机进行庞杂的弹道计算,一个多月才可算出一条初步弹道。科学家在盘算时,先按数字拨动齿轮,每摇一次可完成一次加法,乘法令需动摇屡次才干实现。

  老一辈科学家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作风,至今仍在激励新时期的航天工作者突破一个又一个技术难关。1978年,航天专家任新民带领代表团赴美参观拜访,美国国家航天局局长明白地告知他:“氢氧发念头是美国国家技术秘密,不能看,也不能谈。”去日本和欧洲时,也有相似遭受。他在回忆文章中颇为感叹地指出:技术没到那一程度,人家是不会与你交换协作的。后来,我国长征三号运载火箭研制成功,日自己和法国人自动找上门来,研究氢氧动员机问题。美国宇航专家在参观中国液体火箭发动机试车台时,对中国人本人探索出来的技术觉得非常惊奇,更是惊叹:“中国人搞得有特点,也很奇妙。”

  “鼎力协同、勇于登攀”是造诣“两弹一星”事业的重要保障,充足体现了集中力气办大事的社会主义轨制上风。“两弹一星”是新中国范围空前、高度综合的科技工程,系统宏大、关涉众多。在党的集中同一引导下,全国一盘棋,协同攻关,大大加速了“两弹一星”研制进程。据统计,全国先后有26个部(院),20个省区市包括1000多家工厂、科研机构、大专院校加入攻关会战。原子弹研制中的“九次计算”“草原大会战”,氢弹原理冲破中的“大众大探讨”“上海百日攻坚战”等,都是群体攻关、团结合作的成果。

  弘扬精神再创光辉

  中国航天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不断获得里程碑式的辉煌成就,离不开“两弹一星”精神的激励和鼓舞。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讨院被誉为“两弹一星”精神的发祥地之一。近年来,火箭院在传承和翻新中不断发展,中国航天的运载火箭技术取得长足提高,先后自主研制了15种不同型号的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在“两弹一星”精神的引领下,长征火箭历经了最初的艰苦创业、走向世界,到本世纪初的载人飞翔、圆梦奔月,到近些年的高密度发射、工业化发展等多个发展阶段,实现了从无到有,从串联到捆绑,从一箭一星到一箭多星,从发射卫星到发射载人飞船和月球探测器等一系列重大逾越。

  历史实际一再告诉我们,真正的中心症结技术是花钱买不来的,靠别人帮忙是靠不住的,走引进仿造的门路是走不远的,只有自力更生能力紧紧把握事业发展的主动权。

  从嫦娥四号实现人类首次月球反面软着陆,到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弥补多项海内空缺,从北斗三号寰球组网喜报频传,到中国载人空间站建设,中国航天取得的每一项成就,都与每一名航天人大力协同、勇攀高峰的拼搏精神和进取意识密不可分。

  太空探索永无尽头,在摸索浩瀚宇宙、攀缘科技高峰的征途中,航天人既要沿着前人的脚印,又要敢于打破既有的思维框架。中国航天人必将大力弘扬“两弹一星”精神,一直拓宽走向浩瀚宇宙的眼界,紧盯世界前沿航天技术,以更大的智慧和勇气去探寻未知世界的神秘,谱写航天强国的新篇章。(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姜天骄) 【编纂:郭梦媛】